【青之驅魔師同人】身體裡最重要的一枚螺絲釘。(燐x雪 *R18)


前言:

對青之驅魔師這部作品來說,弟x兄果然是王道和主流啊,雖然我一開始也是走弟兄路線,但某一天,當我被P站的案丸桑那篇超超超超超萌的燐雪漫給啟發新世界之後,我的雙眼就只看見「燐好攻、雪男好受」……
若是不寫一篇燐雪文,我的內心實在饑渴難耐!!!(每天都在等案丸桑的燐雪,因為其他作者的燐雪,雪男都娘得很可怕)OTZ
結果慾望開得太強大了,這篇就變成很猥瑣的H文了……咳,對我來說,『燐攻』才是最美味的啊。wwwwwww(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往燐ALL路線前進了)……嘛,雖然雪燐我也是OK的,但是必須在燐不娘、雪男不變態不鬼畜的前提下,我討厭人物角色OOC……XDDDD
因為在我眼中,奧村燐真的很攻哪!!!無論是原作漫畫還是動畫,再加上岡本信彥很一方通行的聲調,哈啊哈啊……對不起我是支持一通桑總攻的……於是燐x雪真美味wwwwwww(淦)但是我不接受其他的雪男受XDDD

雖然說人物OOC這一點,我也沒什麼資格說啦,因為總覺得這篇文寫著寫著,人物好像有點走型了…(爆)
但是我很努力不讓雪男變娘><……眼鏡受對我來說已經是極限了,如果在我筆下變娘的話,我會想殺掉我自己的OTZ

那麼就先這樣了,希望大家能先裝上避雷針看這篇文wwwww
要是被雷到,我……除了抱歉還是抱歉啦 L(宣)



********


1305456238042.jpg

欸…?燐雪文?有H的?


1305456388384.jpg 

你說什什什麼!?!!!我、我終於可以把那個雪男●過來●過去了嗎?!(興奮興奮)


1305458152444.jpg 


尼桑……?



1305456427116.jpg 


(哼哼,等著瞧吧,這一次一定要讓你喊出「拜託了…尼桑」這樣的話!!!)



  Let's Go?






 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Sex with brothers. *R18 

 

 

 

 

      CPOkumura Rin x Yukio

 

 

 

 

  奧村雪男每天回到宿舍就看到自己的哥哥在裝死。

  「……」

  雪男嘴角和眉毛忍無可忍地抽動了幾下,他環抱雙臂,皺眉地望著倒臥在地上滾來滾去、無所事事的兄長。

  「哥哥,昨天老師出的課題你做完了嗎?」

  雪男蹙著眉頭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,於是他推了推架在鼻樑上的眼鏡,主動詢問他的哥哥有關於高中學業的事。「我記得那是非常簡單的回家作業吧?你做了嗎?」而關於驅魔私塾,因為是屬於放學後的事,並不代表白天的高中課程就應該要被放棄。

  「欸……?什麼?作業?」

  奧村燐打著哈欠,滾過來,滾過去的,有氣無力的趴臥在地上蠕動著,根本沒有認真回答他的問題。

  「喔,是嗎?那就是沒做了對吧?」

  雪男抿直薄唇,聲音冷淡地回應道,旋即他嘆了一口氣地,揉了揉緊皺的眉間,像是已經懶得理會他的兄長似的,逕自邁開步伐走到自己的書桌前。

  忽然,燐出聲叫住了他。

  「喂……雪男。」

  「嗯?」雪男應聲回過頭,目光淡然地望著他的兄長。

  「我們來做吧。」

  燐橫躺在地上,抬高視線,仰視著他的弟弟,像是問候今日天氣好不好一樣地說道。

  雪男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移開目光,拉開椅子。

  「做什麼?功課嗎?」

  「切,少裝傻了,我才不是問那種無聊的事!」

  燐那條黑色絨毛的尾巴憤怒地拍打著地面,怒聲地說道。

  雪男聞言,這才將兩道目光重新移回兄長的身上。他眉頭輕蹙,神情有些無奈地說道:「哥哥不是說了想當上驅魔師嗎?認真讀書並不是一件無聊的事,這對哥哥你的未來也很有幫助的。」

  燐蹙眉地努了努嘴巴,逕自從地板上坐起身,說道:「這種事情我知道啦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現在感覺慾火焚身的,根本無法專注在書本和作業上……」

  「果然,還是想跟你做那樣又這樣的事啊──」

  雪男皺眉地冷酷說道:「請你去沖沖冷水澡吧,你這隻發情的野獸。」

  「昨天跟大前天都沒做嘛,雪男……」

  「那麼哥哥你想怎麼樣?」

  聽到他這麼開門見山的問法,奧村燐瞇著眼睛摸著下顎,沉思地稍微想了一下之後,隨即喜形於色地看著自己的弟弟,大聲地說道:

  「嗯!我們來交配!」

  「哈?什、什麼?」

  雪男差一點從椅子上摔了下來,他神情震驚地瞪著他的兄長,微微張開嘴巴,彷彿不敢相信他的哥哥對他說出這樣的話似的。

  「哥哥,你的腦袋沒問題吧?」

  「我的腦袋很正常。」燐神情得意洋洋地挑起一眉,立刻從地板上跳了起來,他雙手扠著腰,道:「誰叫你這囂張的眼鏡男老是罵我『雜種犬』、『畜牲』、『野獸』的──嘿,直接這樣說,意思是不是更簡單明瞭了?」

  「我說哥哥你……你未免也太不知廉恥了吧!」

  雪男惱怒地拍了拍書桌,面紅耳赤地斥責道:「有那種閒工夫做那種事情,哥哥你不如認真一點把剩下的學校作業都做完!」

  「怎麼啦?眼鏡男覺得害羞了?嘛嘛,要是害羞了的話,我的目的也就達成了。」燐嘻笑地說道,屁股後方的惡魔尾巴甩動得相當頻繁。

  「哈?」雪男困惑不解地瞪大一雙眼睛。

  「吶,雪男。」燐微微瞇起一雙惡魔的幽深眼眸,勾起嘴角說道:「到你床上……還是我的床?」

 

 

  *

 

 

  要說比專注力和技術,雪男肯定不會輸給他的哥哥。

  但要是比誰比較蠻橫霸道……他肯定是輸他一大截。

 

 

  而回到事情的原點,究竟是誰跨越那道禁忌的界線的?現在似乎已經不需要去細想那些複雜的事情了,因為事情已經發展到這樣的地步。

  他只是想讓自己以及他的弟弟感覺舒服一點,就這麼簡單而已。

  「吶……期待嗎?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。」奧村燐呼吸濁重地瞇著一雙泛著幽幽藍光的眼眸,他舔了舔乾燥的唇瓣,望著面前安分地躺在自己身下的弟弟,而他身上的衣服,早已經被自己動用惡魔向來蠻橫的力量給扒光了。

  「雪男……」燐熾熱地凝視著他,低聲呢喃著弟弟的名字,然後忍不住將自己的嘴湊了上去,小心翼翼地親吻青年非常可口的嘴唇。

  「嗯……」燐舒服地半瞇著眼睛,像是品嘗著一塊美味的蛋糕似的,濕滑的舌頭沿著青年緊抿的唇線,緩慢地,一路舔舐到他嘴角的那一顆黑痣上。

  而被他壓制在身下的那名黑髮的眼鏡青年──奧村雪男,此刻臉上浮現的表情看起來既複雜又困擾。想當然耳,被自己的哥哥又舔又咬的,弄得滿臉都是口水,這種事情要他怎麼能習慣。

  「哥哥……夠了吧?」

  「不夠不夠,只有這樣還不夠呢。」

  唉──。

  雪男閉起雙眼,深深吸氣,然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,爾後張開眼睛,隔著鏡片清楚地看見兄長的一舉一動。不知道為什麼,哥哥好像喜歡上這種沒必要的多餘前戲,就像把他當作有趣的玩具一樣地在手掌心上玩耍。

  燐心情愉快地親吻著青年的臉頰,然後吸吮青年柔軟的嘴唇,將滑溜、帶著人體溫度的舌頭順勢地探近他的口中,兩人滾燙的氣息相互交融,他滿足地勾起嘴角,露出兩枚明顯的獠牙,那一雙幽深的惡魔眼眸,正熾熱地凝視著他的弟弟,燐沙啞著聲音,道:「喂,雪男……我說你的眼鏡碰得我很痛。」

  雪男聽到他這麼說,不禁皺起眉頭,低聲地責備說道:「哥哥才是吧?不要每次接吻都吻得這麼暴力……你的獠牙都割破我的嘴唇了,滿嘴都是血味。」

  「我的嘴唇也破了啊。」燐不甘心地對著他努起嘴巴,要他看看嘴唇上的傷口。

  「那是哥哥你活該。」雪男看著他嘴角的血漬,冷冷地說道。

  「切。」燐神情不滿地撇了撇嘴,小聲咕噥地說道:「真是囉唆啊……你這長痣的眼鏡男。」

  「那我吻得溫柔一點行了吧?」

  「如果可以的話,那就拜託……」哥哥你適可而止吧。雪男興致缺缺地吁了一口氣,而當兄長再度吻上來的時候,那兩片含住他欲脫口而出的話的柔軟嘴唇,竟溫柔得如春風拂過般,「嗯……唔……」對方靈活的舌頭撫慰似的搔弄著他的口腔黏膜,然後刷過每一排牙齒隙縫。

  雪男額頭沁出熱汗,鼻間竄出紊亂的氣息,壓制在身上的青年雙手緊緊地擁住他的肩膀。糟,糟糕了……怎麼好像比剛才更有感覺了……?

  奧村燐動作緩慢而依循著步調,舌頭戲弄似的在他燠熱的口腔內部翻攪,一吻完畢之後,兩人都喘得十分厲害,燐望著躺在身下滿臉通紅、眼眶含著氤氳水氣的弟弟,瞬間愣了一下,旋即,不知道過了幾秒,他嘴角揚起,非常得意地哈哈笑了幾聲。

  「怎麼樣?我成功了吧?雪男,你下面也已經站起來了唷。」他逕自邪惡地笑著,手掌不安分地往下移動,然後唐突地直接握住弟弟勃發的慾望。

  雪男心下一驚,連忙揮開他的手,結巴地說道:「這……這樣的反應很正常吧?」

  燐哼了哼聲,道:「那,要繼續做下去嗎?」他依舊不屈不撓地舔舐著他的臉頰。

  雪男的反應遲疑了半刻,呼吸有些亂了方寸,「……都做到這裡了,哥哥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。」

  燐聞言,望著弟弟臉上那明顯相當不安的表情,他嘆了一氣,道:「放心啦,雪男。我這次會溫柔一點的。」他向對方這麼信誓旦旦的保證,隨後動作溫柔地親吻他耳朵後方的肌膚。

  雪男的喉嚨一緊,面有難色地說道:「……明,明天早上八點鐘的課不能遲到。」

  燐皺眉,煩躁地說道:「知道啦、知道啦,真像個老媽子一樣囉哩囉唆的。」

  雪男不禁感到惱怒,駁斥地說道:「哥哥別老是做一些讓我擔心的事,我也不會對你一直這麼囉唆。」

  燐翻了翻白眼,語氣敷衍似的說道:「是是是,那麼今天就讓哥哥我為你服務吧。」接著,他稍微移動了位置往下滑動,來到雪男的雙腿間,隨後低下頭,張開嘴巴含住他興奮勃起的性器。

  雪男神情閃過一絲錯愕,身體震了一下,「哥,哥哥……?!」敏感的男性生殖器官被那火熱得猶如熔岩般的口腔黏膜含住的感覺,是從未有過的。

  燐手掌握住他的性器根部上下摩擦著,嘴巴像是在舔弄冰棒似的吞吐著前端,讓雪男鼻間溢出輕吟,渾身顫抖,呼吸更加混亂。

  「對……就是這樣,雪男,讓我見識一下你最淫蕩的表情吧。」燐抬起視線,望著上方的弟弟那舒服難耐的表情,舌尖不停地舔著他前端的縐褶,手指也把玩著兩旁渾圓的肉球,耳邊聆聽著弟弟細碎的呻吟聲,他掰開他的大腿,手指試探性地撫摸他的股間。

  燐神情滿足地舔著嘴唇,語氣輕挑地說道:「嘿嘿,這就是雪男的味道啊……真美味。」

  「喏,你瞧,這裡好像在告訴我快點進去一樣。」

  「……」雪男渾身僵硬,惱羞成怒地扭過頭,咬緊牙關,聲音刻意平板地說道:「好,好了,拜託你別說那些多餘的廢話,哥哥要做就快點做。」

  「喂喂,怎麼這麼沒有情調啊?你是故意在裝清高嗎?」燐無奈地說道。

  「我又不喜歡在下面……」

  「但是既然是兄弟就要互相幫忙啊!」

  雪男皺眉地冷冷說道:「這種話你好像沒什麼資格對我說呢,哥哥。」

  奧村燐聞言,乾笑地哈哈幾聲:連忙轉移話題似的,他說話的語氣充滿了討好的意味:「好好,先別管這麼多了。吶,雪男,明天你想吃什麼樣的便當?哥哥我都會做給你吃喔。」他邊說著,邊用嘴巴舔舐著他聳立於雙腿間的性器。

  雪男漲紅著臉,緊咬著牙根,聲音沙啞地斥道:「可惡……別在這種時候問我便當的問題,哥哥!」

  燐聞言,從他兩腿之間抬起頭,望著弟弟那一張紅得像是煮熟的章魚一樣的面龐,「嗯?又臉紅了嗎?而且你剛才是不是對你的哥哥大人我使用了髒話了啊,真是稀奇,像你這樣的資優生,就算罵了髒話也是一點魄力也沒有呢,雪男。」他嘿嘿地笑道,旋即放開他的性器,爬上前,張口咬住他的耳朵。

  雪男悶哼了一聲,「嗚……!」他睜著一雙眼神充滿複雜思緒的眸子,心想:果然不管做幾次,他都還是無法習慣被哥哥掌握主導權……

  於是他索性閉起雙眼,打算來個眼不見為淨。

  燐見狀,怔了一下,旋即蹙眉地說道:「喂,幹麻一直閉著眼睛啊?不想看到我嗎?」

  「快點張開眼睛。」

  雪男緊閉著眼睛,咬著牙低聲地說道:「拜託你不要管我……」結果下一秒,燐便強行拿掉他臉上的那副眼鏡。

  「哥哥?!」雪男當下吃驚地馬上睜開了眼睛,而少了眼鏡度數的輔助,此刻他眼前的一片景物都是那麼的朦朧不清。

  燐淡淡地說道:「既然不想睜開眼睛,那眼鏡也不需要了吧?而且我怎麼可能不管你啊?做這種事情不就是要舒服嗎?」

  「不過說真的,少了這副眼鏡的你……看起來就只是一個普通的路人喔?」燐湊過去,親吻他臉頰上的黑痣。「哪,雪男,雖然之前沒什麼在注意,但是你身上的痣好像真的很多耶?」

  「不用你說我也很清楚……」

  「……怎麼樣,要我幫你一個一個數出來嗎?」

  什麼?雪男像是被他踩中痛處似的,神情有些惱火地瞪著他說道:「哥哥,你這樣真的很無聊……」

  奧村燐不以為然地笑著說道:「嘿嘿嘿,無聊就無聊吧,這是為了轉移你的注意力。」他吻著他的臉,發出啾啾的聲響。「那我數下去囉?嘴角這裡有一顆、臉頰兩顆……還有三顆……」

  雪男聽到燐真的開始在數他身上的痣,連忙掙扎地別開臉,緊張地道:「嗯……別……!」哥哥這傢伙還真的數起來了嗎?!

  「四顆、五顆……」

  「……」雪男驚慌地閉緊嘴巴,呼吸急促地在兄長的制伏下奮力掙脫,但是沒想到比自己身材還要弱勢的兄長,那身為惡魔的力量竟如此強大。

  燐數到一半,忽然笑了出來,他語氣悠悠地說道:「話說回來,你的這雙腿還真長啊──切,明明只是弟弟,而且還是個滿腦子教科書的眼鏡男,長得卻比我還高大。」燐鬆開他的雙手,然後低頭親吻他的鎖骨,低聲地說道:「不過不要緊,這並不會阻撓我把你生吞活剝吃進肚子裡的行動,嘿嘿。」

  「所以你只是因為肚子太餓了嗎?哥哥……」雪男喃喃自語地說道,然後下意識地想去推原本架在鼻樑上的眼鏡,卻發現他的眼鏡早已經被拿到別處去了。「不如我們去食堂吃東西吧?不管多貴的套餐我都請你。」

  燐聞言,掀了掀唇瓣,絲毫不感興趣地說道:「你可別想用這招來逃避現實啊,眼鏡男,你的心底在打什麼主意,哥哥我都一清二楚。」

  「喔,這裡也有一顆小小的痣呢……還真是特別,顏色是紅色的喔,好可愛啊。」像是刻意說出來讓對方感到羞恥且惱火似的,燐邪惡地親吻著雪男的胸膛,用牙齒啃咬出一朵紅色印記。

  「我還是第一次看見紅色的痣唷,雪男,你可不能給別人看見這顆痣啊,只有我一個人能夠看見。」

  「好痛!」

  雪男皺眉地痛呼一聲,然後漲紅著臉怒道:「哥哥,不要突然就用牙齒咬,你是狗嗎?!」

  燐臉上的表情沒什麼悔意地說道:「啊,抱歉,太用力了嗎?都流血了……放心啦,我會幫你舔乾淨的。」

  雪男屏住呼吸地推開他的肩膀,「夠……夠了!……你快給我停止,哥哥──」

  燐挑起一道眉,嘟噥地說道:「什麼?才不過幾分鐘而已,你已經羞恥到哭出來了啊?」

  雪男聞言,神情一滯,然後反駁地大聲說道:「並沒有這回事!是哥哥你的行為太超過了,我平常也沒有這樣對你吧?」

  燐轉動著眼珠子,努力地回想了一下,道:「嗯──可是啊,感覺你應該挺喜歡這樣的不是嗎?你也不用太緊繃嘛,來,放鬆一點。」

  雪男咬牙切齒地瞪著他,「……」

  燐毫不畏懼地看著弟弟那副異常凶狠的表情,逕自說道:「沉默的意思是代表我可以繼續做下去囉?那麼這次我們改坐著吧?雪男你自己動。」

  「什……?!」雪男啞口無言地看著他,旋即神情憤怒地伸手掐住兄長的脖頸:「我是真的要殺了你喔!」接著決定一不作二不休地,他右手順勢摸向枕頭底下想拿出預先準備好的配槍,「咦?」

  「嗚哇哇!」燐佯裝驚嚇第大喊著,然後看到雪男那副呆怔的表情,他嘿嘿地笑道:「好可怕的表情啊。找不到你放在枕頭下面的槍對吧?因為我已經事先藏起來了,哈哈哈。」

  「你……今天狀況很好嘛?哥哥。」雪男磨著牙齒,森冷的聲音一點一滴地擠出牙縫間。

  「那當然了,今天可是我的大好機會呢,不認真一點怎麼行?」燐哼哼地笑道,「好了,你給我乖乖的躺好吧。」

  知道自己無法逃掉的奧村雪男,表情僵硬地沉默了半晌之後,他神情慘淡地鬆開了手,躺在床上,像是認命似的,低聲地說道:「哥哥……你要記得塗上這個,還有要戴上那個,一定要做好保護措施。」

  「知道啦!你這傢伙把我當作笨蛋嗎?」燐惱怒地說道,「而且你又不會懷孕,擔心什麼!」

  「哥哥的確是笨蛋沒錯啊……我是擔心你會害我肚子不舒服。」

  「切,少囂張了,你能得意的時間已經不多了,等一下我就讓你舒服到不行!」燐惡狠狠地瞇著一雙眸子,如此宣示地說道,隨即從床邊拿起一罐潤滑液,先在手掌上倒出一些冰涼的潤滑液,然後用手指愛撫股間狹窄緊閉的後穴,讓那裡能夠習慣異物進入。

  雪男輕哼了一聲,渾身顫抖,感覺插進後穴裡的幾根手指動得忽快忽慢的,「嗯……」

  「感覺如何?雪男。」

  「很奇怪……」

  「是嗎?不是不舒服就好。」燐滿意地抽出三根濕滑的手指,然後將自己的腰身置於弟弟的兩腿間,他雙眼熾熱地注視著雪男,道:「這裡已經潤滑得差不多了……我進去囉?」

  在雪男還未回答他問題的時候,燐已經將自己勃發的性器緩緩地插入他體內,後穴被撐開的疼痛感讓雪男皺起了眉頭,熾熱的硬塊瞬間充滿他的體內,連性器脈博突突跳動的頻率都深刻地感覺到了。

  「嗚……」雪男苦悶地喘息著。

  「痛嗎?」燐擔心地問道。

  「還……還好……」雪男滿頭大汗地喘著氣,說道:「那裡已經充分潤滑過了,似乎比較好進入……」

  「果然要做好充分的潤滑啊。要是讓老師受傷了可就不好了呢。」

  雪男皺眉地瞪了燐一眼,說道:「這種時候就別叫我老師了,哥哥……」

  「不好嗎?有一種很猥褻又很禁忌的感覺不是嗎?」燐邪惡地說道。

  雪男蠕動著嘴唇,「你,是不是忘記我們是雙胞胎了?」

  聞言,燐嘴邊揚起的弧度也稍微收斂了一些,「啊……說得也是,我們是兄弟啊。」他低下頭,握著他大腿的手掌心滾燙得像鐵塊一樣,高溫的熱度烙印在他的肌膚裡。

  「雖然你是普通的人類,但是我卻是惡魔……」

  「哥哥──」

  「噓,別說話。」

  燐低聲地說道,旋即腰桿一挺,露在半截外的性器全數埋入他體內。

  「嗚……啊……」雪男忍不住呻吟了一聲。

  「這樣動你還習慣嗎?雪男。」

  燐規律地擺動著臀部,深入淺出地緩慢抽送。

  雪男喘著氣,望著前方那一張模糊不清卻早已清晰地烙印在腦海裡的臉孔,他熱汗淋漓地點了點頭。

  「那我加快速度囉?」燐輕聲地說道,隨後開始劇烈地撞擊,強而有力的頂送和抽插讓雪男克制不住地喊出聲音,激情的快感掀起了瘋狂的波濤狂瀾,燐汗涔涔地低下頭,收起銳利的獠牙,用嘴唇吸吮他的鎖骨,雙手掰開他的大腿,腰臀猛烈地碰撞他的股間。

  雪男昂起下顎,喉結滾動,粗喘地呻吟著,雙手抓住燐的頭髮,他的身體隨著兩人強烈的撞擊而搖擺著,身下的床舖也嘎吱嘎吱地作響。

  「嘿嘿……這還是我第一次覺得住在這裡,周圍什麼人也沒有真是一件好事呢。」燐沙啞地說道,瞇起一雙閃爍著藍光的雙眼,舌頭沿著弟弟的鎖骨、脖頸,緩緩地用著猥褻的速度,舔至他不停地喘息的嘴唇。「在這裡做色色的事情,就算叫得再大聲也不會有人聽見。」

  「啊……」被他一下又一下的由下往上頂入,直達深處的撞擊,讓雪男神智不清地開始感到昏眩,只能茫然地粗重喘息。

  但是,就算真的是哥哥說得那樣沒錯,在這裡無論他們做什麼羞恥的事情都不會有人聽見、看見,那麼為何他還是感覺很難以適從?

  是因為他和自己的兄弟身體正以最緊密的方式相連在一起嗎?

  從小到大,他一直以來崇拜的哥哥,現在和自己正做著上帝也不會允許的悖德情事。燐這樣沉醉於人性慾望中的表情,也是他從未見過的。

  灼熱的呼吸,喘息,還有汗水滾燙的滴在肌膚上的感覺,像是在他的體內烙印出鮮紅的痕跡似的。

  「舒服嗎?我現在感覺很舒服唷,雪男。」燐神情陶醉地啃咬著弟弟的肩膀,他的喉嚨間流洩出野獸般的聲音,屁股後方那一條屬於惡魔的尾巴緊緊地纏繞住弟弟的大腿。

  「雪男……雪男……」他癡迷地喚著弟弟的名字,然後雙手捧起雪男緊實的臀部,下身用力地撞擊著他那又熱又緊的濕潤後穴,濕滑的液體滴答滴答地,將他們身下的棉被浸濕。

  令人臉紅心跳、口乾舌燥、性感嘶啞的喘息聲回盪在602號房的寢室內,兩具男性的軀體糾纏於一起,激烈地搖晃著彼此,沁著汗水的肌膚緊緊貼住,淫糜地摩擦。
  後穴被反覆摩擦的火辣痛楚,在燐奮力地將勃發的慾望頂入時,性器的頂端觸碰到體內敏感的一點,快感像電流般流通四肢,雪男忍不住放聲低吟,咬著牙根,茫然無措地抓緊燐的手臂,弓起腰身。

  「哥、哥哥……」

  燐見狀,耳根子轟地一熱,更加興奮得難以自拔,勤快地擺動自己的臀部,深入地撞擊、抽送,用濕熱的舌尖舔舐著雪男沒什麼曬到太陽而呈現蒼白的肌膚,嘴裡帶著鹹味的汗水,鼻間充斥著一股只屬於他的淡淡肥皂香味,讓來回穿梭於火熱的甬道中的男性分身不禁又脹大了幾分。

  雪男面紅耳赤地呻吟,五指緊抓著燐的手臂,「啊……」

  燐呼吸紊亂,一雙眼眸像是燃起慾望的火光,饑渴似的不停親吻舔舐著弟弟的脖頸,鹹澀的汗水以及雄性的氣味,就像是性感的費洛蒙,讓他難以自拔,沉迷於交媾的快感當中,盡情地釋放心靈深處的汙濁情感。

  雪男粗重地喘著氣,吃力地睜開熾熱腫脹的眼皮,低聲沙啞地說道:「好……好了……哥哥……快點……」

  「等等,雪男……你不是還沒射嗎?」燐握住他那根半軟的性器,「我們一起……」

  「哥,哥哥──等……嗚……啊……」雪男想要制止地伸出手按住他的手,顫抖了一下,兩腿下意識地夾住了燐的腰。

  「哈哈……怎麼?是不是感覺太舒服了?」燐沙啞地說道,舔著嘴唇,眼睛瞇成一線。「你的屁股收縮得很厲害呢,一縮一放的,讓我感覺超爽……唔……你這裡變得越來越硬了喔,雪男。」隨即他奮力地頂入雪男狹窄溼熱的後穴,然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右手則搓揉、摩擦著弟弟堅挺的性器。

  「哥哥……我……拜託……快……」

  「終於說出『拜託』了啊?我還在想你要死撐到什麼時候呢。」

  燐呼吸急促地晃動著身體,聲音嘶啞地說道,雙手托起雪男的臀部,他緊閉著雙眼,喉嚨滾動地流洩出沙啞的喘息和呻吟,灼熱的性器在緊緊收縮的縫穴中劇烈地插入又抽出,隨後腰身奮力地撞擊了幾下,他抽出顫抖的性器,赤紅色的圓柱頂端噴出了白濁黏稠的液體,將兩人的腹部弄得一片溼答答的。

  雪男抓緊身下的棉被,憋住呼吸,熱汗越冒越多,隨著被對方握住自己性器反覆摩擦的速度,一陣刺激的強烈快感如電流般通往全身,彷彿全身血液瞬時急速衝向腿間匯集,他嗚咽一聲,再也忍不住地射出白濁的精液,然後渾身虛脫地癱在床上。

  燐疲累地趴在雪男的身上,粗重地喘息著,然後他抬起頭,雙手勾起弟弟的臉龐,即使睡意來襲,還是強硬地堵住他的嘴巴,舌頭纏住他的,給了他一個既慵懶又黏膩的熱吻。

  用手指當作梳子,有一下、沒一下地,反覆梳著弟弟汗濕的烏黑髮絲,燐親吻著雪男左臉頰上的兩顆黑痣,靠在他的耳邊,低聲地說道:

  「累了就直接這麼睡吧……我會和你一起的,雪男。」

  望著如此溫柔對待自己的兄長,雪男沒有任何反應,只是緩緩地瞇起一雙墨綠色的眼眸,而在疲憊想睡的恍惚意識當中,心臟怦通、怦通地,竟然跳得更加迅速了。

 

 

  雪男。

  雪男。

  雪男。

 

 

 

  沉沉地睡著了之後,雪男夢見以前的兒時回憶。

  即使那天風吹得很大,哥哥依舊很勇敢地爬上電線桿,替他拿到了掛在上頭的帽子,讓他感動得差點哭了出來。

  從那一刻起,他便知道,哥哥絕對是這個世界上,他唯一想要用生命來保護的人。

  是無論自己怎麼追上去,追上去,都無法成為那樣厲害的人。

  那麼……

  從現在開始,他也不會再懼怕黑暗了。

  因為他,也想和爸爸一樣,保護哥哥的安危,為重要的人挺身戰鬥。

 

 

  因為他和哥哥,只剩下彼此能夠依靠了。

  因為哥哥……如果沒有他的話,該怎麼辦?

  他沒辦法想像身邊沒有自己的哥哥,會有什麼樣的下場。

 

 

 

  燐也沒辦法想像身邊如果沒有弟弟,在這世界上,他就真的只剩下一個人孤苦伶仃的了。

 

 

  這樣的人生,他絕對不要。

 





  Fin.

 






  作者後記:啊哈哈哈,好恥的一篇文章,比寫虎兔H文還要羞恥(掩面),這篇文寫一寫,字數起碼有七千多字快八千字,而且幾乎都在H呢……不過,不知道大家看完的感想是如何,好雷?還是萌萌的?或者是沒什麼感覺……

  而關於本文篇名「身體裡最重要的一枚螺絲釘」,意思是雖然平時看似很渺小而且淡薄的存在,但是缺少了那一枚螺絲釘,一切都會跟著停擺的意思。奧村兄弟的關係在我心底大概就像這樣,原作漫畫中,雪男一直對燐管東管西的,就像筋疲力盡的上班族一樣(老媽子),又不將心底的話告訴燐,他對燐的感覺究竟是什麼?

  我想應該很複雜吧,從小到大的崇拜?憧憬?亦或是無法成為像他那樣的人而萌生的羨慕?嫉妒?

  讓我不禁想起最近在看的一部韓劇「你能聽見我的心嗎?」,裡面那對兄弟也差不多是這麼糾結的關係XD

  表面上雖然感情很好,但是實際上彼此都抱持著五味雜陳的情緒。

  更何況燐和雪男這對兄弟的價值觀不同,兄弟間的摩擦讓我很興奮但是又很擔憂……

  雪男身上真的插滿了旗子啊!!!!!

  最近對雪男的好感度直升,怎麼會這麼萌wwwwwwwwww

  於是暑假決定出雙新刊,雪燐向和燐雪向,皆是R18本……

  我汙濁的慾望已經滿溢了wwww

  希望我能完成囉!

  最後,看完這篇文章的同好們,俺除了感謝、還是感謝!!!\()





 
 
 
嗚嗚嗚嗚萌萌的啊!!!T_T(擦淚)
是說作者大人的前言,我也很認同咧!!
太OOC的看的真的會吐血

而且我也是被P站圖起發後開始大爆炸(?)
非常感謝您的文章啊!!!亂入了對不擠!!!!
 
只限管理員閲覽 
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
 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 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rcrcrc999.blog126.fc2.com/tb.php/439-1b41fee1